新冠病毒:全球动荡时代的企业生存

2019年我们在谈论更多的是如何应对未来10年的不确定性,但是除了中美贸易争端外,我们还无法界定这个议题对创业意外着什么。新冠病毒(Covid19)的全球肆虐正在拷问我们对自然的无知和轻视;它也撕开了过去10年来经济全球化背景下大国竞争的实质,新的多边贸易体系和贸易保护将会逐步形成;医疗体系重构将会史无前例地上升为国家战略;全球产业链也将重组;前沿技术创新的价值将会提升但风险也相应增加;数字化将进一步改造中小企业的管理模式,专业化和效率化是可选的生存之道。我把如上趋势和各位分享,希望我们共同讨论:渡创业维艰,谋未来之事。

疫情后,我们将面对一个动荡和保护主义盛行的全球化市场,类似中国历史上的战国时代。双边贸易协定、或者以美国、中国、欧盟以及英国为主导的区域市场的新贸易规则将逐步影响产品销售、物流体系、定价、市场准入、以及区域文化和价值因素,这些都将增加市场拓展的复杂程度和产品成本。   

  • 黑石集团首席执行官苏世民(Stephen Schwarzman)2019年10月接受雅虎财经访问时表示,中美贸易争端的核心问题是美国要改变中国的体制(System),而这样的体制恰好是中国作为一个新兴经济体发展的基本保证。欧洲已经意识到,无法在中国和美国之间选边站,这不符合现代工业文明发源地利益。
  • 1999年,全球极度贫穷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是65%,到了2014年,这个比例下降到9.98%,相当于全球12亿人口因为全球化的进程而脱贫。但从相同时期中国和美国各自的出口额同GDP的占比来看,中国的占比在20%-40%之间变化,而美国一直维持在7%-9%之间。在相同时期,发展中国家的双边贸易(包括双边贸易协定发生数量和贸易总额)分别占全球总数的60%;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只为30%左右。
  • 以发达国家为主导的世界贸易组织(WTO)所制定的规则,在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在过程中逐步失去平衡。发达国家无法通过其他经济工具来消化贸易顺差带来的价值损失,这是近年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贸易摩擦加剧的根源所在。尤其在过去5年,双边或者多重贸易协定成为主流。
  • 如果把军事能力、贸易、市场融资能力、科技创新能力、产业链基础、人口基数及消费能力、和文化作为全球化的细分要素来推演全球化的变化,我们不难发现:30年来种族、民族、和国家对世界的认知没有发生根本的改变。